華中數控

華中數控

回憶創建華中數控的歲月

發布日期:2016-09-14  字體顯示:【大】   【中】   【小】

 

華中數控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華中數控)是我校校辦產業,是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的上市公司。華中數控生產中高檔數控系統、工業機器人、交流伺服電機及伺服驅動系統等產品,是我國中高檔數控系統的領軍企業。華中數控已經成為我國民族數控的一塊品牌。本文回憶的是公司創建及發展前期我經歷的一些事。

 一、科研成果的轉化

1986年5月,我出任機械一系副系主任,分管全系的科學研究工作。在華工,老校長朱九思重視科學研究,在全國高校首屈一指。他認為通過科研提高教師水平是第一要務。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后,隨著國民經濟發展的提速,在每一個五年計劃,國家都會根據國民經濟發展的需要,確定一些科研攻關課題,并撥出專題科研經費。我校的機械工程專業在全國高校及機械行業中,小有名氣,因此每個五年計劃,我們總是可以申請到大大小小的一些課題。與此同時,大的廠礦為發展需要,也會提出一些攻關課題。我的工作是:(1)爭課題。與教師一起到各部委、廠礦企業游說,爭取拿到課題并立項;(2)負責課題的管理,按進度督促完成;(3)結題。項目完成后組織鑒定會,課題交差。為做好課題結題,非常重視鑒定會。鑒定會前需做好文獻檢索,確定成果是國內領先還是國際水平。有些成果,還要申請專利,申請實用新型專利或發明專利。再就是發表文章。課題也就到此為止。年年如此,循環不息。此后的職稱提升、工資、分房也都與成果或獲獎掛鉤。人們把科研成果的鑒定會比喻為追悼會。我在任八年,深感許多成果束之高閣,非常痛惜。因此科研成果應該為國民經濟的發展作貢獻,被提到議事日程。上世紀九十年代,校領導提出教學、科研與產業三足鼎立的辦學方針,此時學校出現了一些公司,如高理電器公司、圖像公司等。華中數控正是在這種大環境下誕生的。

二、華中數控公司的籌建

1994年3月,學校批準成立機械科學與工程學院,周濟出任院長,我任黨總支書記。我們在討論科研與產業時,規劃當時最有希望的三個產業:(1)數控(機床數字控制系統的簡稱);(2)機械CAD軟件(CAD即計算機輔助設計),即現在的上市公司“天喻信息”;(3)開目CAD,即現在的上市公司“華工科技”的一部分。從國家的急需出發,我們把重點放在數控上,決定將隸屬學校的數控工程中心、機械系的數控教研室和CAD中心的數控編程小組整合,成立數控公司。人員則以自愿為原則。現在華中數控的總工程師朱志紅教授就是當時數控教研室教師,他的科研成果是基于工業控制機的銑削機床數控系統軟件;現在的公司副總熊清平教授是數控工程中心的教師,他的科研成果是數控車削軟件;CAD中心的周云飛教授的成果是快速算法。

上世紀的中后期,數控機床在西方發達國家已普及。當時我國也制造數控機床,但數控系統幾乎全靠進口。德國的西門子(即德國西門子股份公司SIEMENS)、日本法那科(即日本法那科公司FANUC)的數控系統獨霸了我國市場,但賣給我們的也僅限于三軸聯動以下的系統。

1983年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東芝事件。日本東芝公司賣給前蘇聯五軸聯動數控銑床,用于加工螺旋漿,迅速提高了螺旋漿的加工精度,使蘇聯潛艇的噪聲減少90%。美國第一次喪失對蘇聯潛艇的水聲探測優勢。按巴黎統籌委員會(下稱“巴統”)的規定:三軸聯動以上的數控銑床屬戰略物資,禁止向社會主義國家出口。因此,日本東芝公司受到“巴統”的嚴厲懲罰。因此,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我國發展國民經濟的五年計劃,都將數控系統的研發列入攻關課題。然而攻關的結果業內人士稱之為“累戰累敗,累敗累戰”,數控系統攻關受挫。北京機床研究所花巨資購買日本專利,然而人家賣給我們的是老的、過時的技術,緊接著人家又推出新的產品,結果還是被動挨打。華中數控的員工深知,我們研發與創建的數控產業是在捍衛民族利益,是在打破“巴統”的禁運與制裁。

在數控技術的發展進程中,有兩條路線:一條是研制專用芯片,用作數控系統的核心。它要求有強大的技術隊伍,先進的設備和巨大的資金投入。另一條路線是用PC機(個人計算機或稱微機)作為數控系統的核心。上世紀九十年代,PC機的性能已發展到很高水平,可滿足機床數控系統核心部件的要求。而且PC機的生產批量很大,軟件資源豐富,價格便宜,可靠性高,數控系統從此進入基于PC的階段。我校機械系數控教研室朱志紅教授等人,開發了一套基于工業控制機的數控系統。我們正是應用這一成果,成立公司。

三、公司的發展策略

辦產業首先要解決資金。我們將公司定為股份公司,學校以科研成果參股,是最大股東。周濟通過老同學的關系,找到香港華潤參股,解決了部分資金。為鼓勵創業人員,調動其積極性,在學校的股份中撥出10%分給個人。

上世紀末期,國內已有不少大小各異的生產數控機床的廠家,它們大都采用國外的數控系統,我們暫時難與之競爭。在這種情況下,公司提出的發展策略是“讓開大道,占領二廂”。所謂大道是指生產數控機床、采用進口數控系統的大廠。我們暫時讓開,即暫不進入,也難以進入。所謂二廂:一廂是指教學數控機床。當時我國數控機床的操作人員與編程人員奇缺,以至數控機床、數控設備不能充分發揮作用,我們把開發和生產教學數控機床作為一廂。在這方面,我們還編寫、出版與教學數控機床相適應的教材,供中技、中專及職業學院使用。與此同時,還為使用設備的學校培訓師資,甚至授課。另一廂是舊機床的數控改造。因為大批的幾百萬臺的舊機床,僅能手工操作,我們對其進行精化,并作數控改造。上述二廂自然用的是華中數控生產的數控系統。經過幾年的努力,我們的系統逐步為市場所接受,從讓開大道到進軍大道,使華中數控的數控系統在中國市場有了一席之地。

2005年以后,我們與大連機床集團的合作,我們與桂林機床廠合作生產五軸聯動數控銑床,都標志著我們進入大道。這時,外國公司的策略是:只要中國能生產的系統,他們的同類系統就大幅降價。例如五軸聯動的數控系統(這是“巴統”禁運與限制的產品)從百萬降至幾十萬,企圖以此來扼殺國產系統。華中數控經歷多年的拼搏,產品更加成熟,生產規模也逐步擴大,已經可以與國外系統抗衡。

四、華中科技工業園的初建與公司的搬遷

1998年,武漢市東湖高新技術開發區決定在湯遜湖畔的廟山擴建開發區,資助我校及武漢大學、武漢理工大學在此建立科技工業園,給每所學校建園資助兩千萬。我校科技工業園的面積約為1400畝(包括300畝水面(湖)),左邊為武漢大學科技工業園,右邊為武漢理工大學科技工業園。

我校科技工業園就在當年動工興建。學校決定校園內的公司都必須搬遷入園。這時華中數控公司已成立四年,初具規模。但來訪客戶的第一印象是學校辦的公司就如家庭作坊,產品不正規,往往難以接受。正值這時,公司從國家科技部得到一千萬的科研經費,遂決定在科技園建廠。因此,華中數控成為科技工業園的第一個入園企業。

當時我是公司的常務副總經理,負責建廠工作。我第一次來到廟山,踏勘征地范圍,心生疑慮。雖說已征地,但農民還未拆遷。到處是農民的房舍、農田、菜地、墳地,荊棘叢生,心想何年何月能建成?那時交通也極不方便,只有一班從武昌到紙坊的班車,在校門口(即關山口)有一站可以經過廟山開發區。就在這種情況下,學校產業集團很快租了農民的房子,開始掛牌辦公,王延覺副校長披掛上陣,出任華工科技工業園的總經理。東湖高新技術開發區也派了蔣總坐鎮,處理征地中的糾紛。我們公司的陳吉紅總經理準備買200畝地,因地價便宜,從農民手里征地,每畝只要3萬5千元。萬萬沒想到科技園轉賣給我們每畝變為12萬,陳總只好作罷,只買了約70畝。由于華中數控是第一家入園,優惠條件是在一千多畝地中任選一塊。我們選中了現在的位置,門面開闊,又靠近交通線。

五、嚴把工程質量  厲行勤儉建廠

在華工科技園的建設過程中,華中數控勤儉建廠經常受到稱贊。2000年,我年事已高,不再擔任公司的副總經理,改任公司高級顧問。此時我與陸云祥副總共同負責建廠。

我從教40年,現在轉為辦產業,猶如秀才下海,一肚子的書生氣,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建廠屬工程建設,我和陸總拿著圖紙和建廠申請報告去審批。從開始申請到審批完成要蓋幾十個圖章。一位行家告訴我們,最好準備一輛車,當你辦完手續后,汽車輪胎也就磨損得差不多了。更多的是花錢,蓋章要順利,就得給好處。幸運的是,辦事人員看到我們兩位老人,給我們面子。而我們想到公司的事業,想到要舉起民族數控的大旗,要沖破“巴統”的禁運和制裁,終于也就一步步跨過來了。

華中數控的廠房設計由長沙的第八設計院承擔。要保證工程質量,首要的是保證設計的質量。1999年,我與陸總一年10次到長沙的八院,及時解決設計中的問題。

2000年的初春,工程開工。我們要建的是一棟5000多平方米的四層研發大樓,一棟3000多平方米的電氣裝配車間,一棟2000多平方米的機械車間。對于施工單位的選擇,我們的宗旨是既要保證施工質量,又要造價最低。通過工程的投票,我們選中了中建五局。從2000年到2001年的兩年中,我都是在廟山工地度過,早出晚歸,寒來暑往,頭帶安全帽,天天出現在工地上、腳手架上,與工程監理在現場,檢查工程質量,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工人都誤認為這老頭是監理。那時我已經65歲。

工程雖已開工,我與陸總心里總念著一盤經:公司只有一千萬專款,其余都是生產流動資金。既要保證工程質量,又得少花錢。我們都恨不得一分錢撇成兩半用。舉兩個節約的例子:(1)研發大樓需購買一部電梯,這是公司的門面,要買名牌。但我們只買一臺,很難得到廠家的優惠。我們得知學校西邊建高層住宅,擬購奧迪斯電梯,立即找到學校設備處,訂貨時多加了一臺。因為是批量訂貨,獲得最優惠的價格。(2)供電需要兩臺干濕變壓器,我們得知順德變壓器廠質量最好。在武漢訂貨價格怎么都降不下來,我就在春節年后工廠上班的第一天跑到廠里訂貨,廣東人都講究開門紅,廠方給予特殊的九折優惠。

有些設備委托施工方購買,對方報出的價格,陸總也不輕言允諾,必須經過市場調查,才予以報賬。

在施工中還有一個小插曲。2000年的春天,春雨綿綿,下了近一個月的雨,嚴重影響工程進度,大家都很著急,中建五局的錢總在工地邊建了一座關帝廟,早晚敬香,很快天晴了。當然天總是要晴的,這也說明當時的心情。

從設計到工程完工,歷經三年。三座建筑終于屹立于華工科技園廣場的右側。在施工的兩年時間里,既無質量事故,也無安全事故,工程順利完工。2001年10月,華工數控新廠落成,周濟校長陪同科技部領導前來剪彩。

六、在科技園上班的日子

2001年8月,已經完成建廠。三年的寒來暑往,特別是在工地的兩年,實在太累,便借到加拿大看望女兒,作些休整。10月份回國,偶遇周濟校長,他頭一句話是:“楊老師你為數控蓋了那么漂亮的廠房,應有成就感,何時回數控上班?”校長的盛情難卻,我只得又到科技園上班。這時公司已陷入資金困境。建廠花了兩千四百多萬,生產用的流動資金全貼上了,此時連發工資都困難。陳吉紅董事長擬從銀行貸款,先是不貸,后是要擔保,學校產業集團怕擔擔子,不愿作保。

新基地的研發與生產條件已今非昔比。孫逸華總經理領導的銷售團隊,李小華副總的生產團隊都投入拼搏。生產采購的壓力最大,因為公司必須維持生產,但沒有資金采購原材料,他們用賒購的方法,產品賣出去了回籠資金后還款。公司的員工團結一心共渡難關。新的生產基地為公司帶來新的活力,公司絕處逢生。

公司遷入科技園后,我又工作了四年。我坐鎮培訓部,繼續開發教學數控機床。恰逢此時的職業教育如雨后春筍。我先后到武漢四機、揚州機床廠、紹興通力機床廠、黃山機床廠、荊州機床廠、武漢機床廠等單位,與廠方技術人員共商教學數控機床。組織公司技術人員完成和出版了《數控機床實驗指南》《數控機床電氣控制》《數控機床故障診斷與維修》等教材。這里要感謝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的支持。教材始終以華中數控的系統為主線,既解決了許多學校的教材困難,又宣傳了公司的產品。

2005年10月,我即將步入70歲,決定離開公司,移居加拿大,與女兒團聚。

七、后記

我離開公司已經10年,在這10年中,公司有了更大的發展。

2010年,公司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應用這一融資平臺,公司兩次資產重組。第一次是收購華大電機。華大電機的高性能交流伺服電機與公司生產的交流伺服驅動系統配套,進一步開拓了這方面的市場。今年又實現了第二次資產重組,以2.8億收購錦明機械,壯大了公司工業機器人的開發與生產能力。

在機床數控系統方面,公司已經生產三軸以上聯動的數控系統。“巴統”的限制與禁運已成歷史。

由于生產規模的擴大,陸總又負責在原有70畝未用完的土地上,蓋了一棟更宏偉的研發與生產大樓。

在公司發展的歷程中,始終得到領導的關懷。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考察武漢時,前來參觀華中數控,他說:“我分管工業時,曾到沈陽機床集團考察,看到用的幾乎全是國外系統,我問能否研發自已的系統,他們說可以,但要多少投資,我當時說我拿不出這么多錢。你們在國家沒出錢的情況下就實現了。”給華中數控員工莫大的鼓舞。原校長、教育部長、現工程院院長周濟,始終如一關心支持華中數控的發展。

我與現任公司董事長陳吉紅共事多年。1995年,公司成立不久,困難重重,急需一位得力的領導,周濟與我共商,決定調陳吉紅出任公司總經理,他臨危受命,至今已20年。陳吉紅勤勤懇懇,兢兢業業,思路開拓,帶領公司員工為數控的發展作出了極大的貢獻。

展望華中數控,前程似錦!

(楊克沖,機械學院教授,華中數控公司創建人之一,退休后僑居加拿大。 本文于2015年10月寫于加拿大多倫多。)                                                                                                                                                                                                                                                                      ——華中科技大學校史網

 

武漢華中數控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鄂ICP備12013633號-2 全程策劃:

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服務熱線 800-880-0598 027-87180800/0095/0358

銷售網絡

資料下載